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武侠虚幻 »  师娘扑倒我

师娘扑倒我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5:21:42

马家荣﹗一个武林中的小人物。以下是他的一番自述。 

  江湖武林中弱肉强食。在正派之中,最高等级的是那些莫名其妙地由山里、天上或异域跳出来,然后到处拾到武功秘笈,练一年强过别人一百年,又有众女围绕的幸运之星。 

  这大概是神仙对我这种辛辛苦苦每天努力锻炼的平凡人的嘲讽。在其次就是少林武当等大门大派,然后才是我所身处的这类小门小派。只有师傅马苏和师娘林影,徒弟一个人的弱小门派。 

  师傅和师娘从婴儿起就收养了作为孤儿的我并且加以教导,师傅马苏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爹就被魔教的妖人杀死了,师娘林影一个人把我教养长大。 

  我那成熟温柔的师娘,芳龄二十八岁,带有一种成熟的大姐风韵,肌肤白里透红绝不输给年轻的小丫头。胸前有着一对硕大坚挺的豪乳,柳腰纤细紧榨,香臀圆浑肉感,双腿苗条修长,长发披肩,走起路来时摇曳生姿让人忍不着会回头再三观看。 

  每当我发烧生病的时候,不知何解一定不是住在客栈,而是半夜三更在破庙里露宿的,说起来天下还真多破庙。我们两个人共盖一张被子,师娘总是跟我说焗出一汗就会好了,因为很多时,候这种地真是方圆十里都没有人烟,哪里去找大夫,也唯有这种原始方法了。师娘身上有着香香甜甜的气息,肌肤摸起来细白嫩滑,我总是喜欢把她的藕臂放在自己的额上,那冰凉的肌肤让身上的热度也消退不少。 

  我们两个人行走江湖,名为侠义之事,实则上就是没有职业的游民,当然也就没有收入了。大门大派总是有很多田地,靠收租就可以过活。那些幸运之星就更不用说了,到处有人主动争着贴钱给他们用。 

  我的师娘可是个很聪明的女子,她总是拉着我的手,穿过林间小径翻山越岭,追逐着武林中的那些幸运之星。他们所过之处总是台风过境似的,不论正派邪派碰上了都没有好处,美女被上过后收进后宫,男的被杀或者被打伤。 

  而这些可怜虫就是我们生活的靠山了!通常由我负责搜索遗体这没有危险的工作,在还带着余温和流着血,脸容狰狞刚由活人变成死者的人身上掏出他们的钱袋,搜集他们的武功秘笈。说到武功秘笈,聪明的师娘总能够一口说出价值多少银两,卖出去只有多不会少。 

  有一次我找到了一本葵花宝典,师娘那水灵灵的眼睛立时发亮的说道:“家荣﹗这下子我们发财了,以后天天住客栈都可以,不用总是睡破庙!”可是十只青葱玉指握着武功秘笈的她旋即轻叹一声说道:“可惜只有半本,有招式没有内功心法。”我翻开第一页照着内文说道:“欲练神功,必先自宫!这么可怕的东西怎么有人敢练啊﹗”师娘一脸坏坏的笑容说道:“家荣你好坏!什么时候学会自宫这两个字怎么解释的。”我连忙慌张的说道:“这都是平时交手的时听邪派的人说的,我可没有做什么坏事。”师娘深思了一会儿后说道:“家荣你倒是提醒了我,这么可怕的东西怎么有人敢练!嘻嘻。”接下来师娘难得出手慷慨的带着我住进了客栈,把本门的内功心法修改了一下,自己写成了葵花宝典的下半部,然后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对我说道:“这下子将这本魔功卖出去,够我们两个三年的生活费了。”我立时吓得脸色发青的对师娘说道:“这怎么行!被揭穿了,我们一定会被买书的人追杀到天脚底的。”师娘带着狡黠的奸笑说道:“天下男人都是好色的多!爱权力的少,爱武的武痴就更是极少。好色之徒有了这本书,他们大半也不敢自宫来练的。”师娘以一万两将这本葵花宝典卖了出去,而之后也真的没有任何人因为这本书找过我们的麻烦。遗憾的是我们始终是正派中人,还是忠忠直直,差点要终须乞食的那种。一万两大部分在行侠仗义是派了给我们所救的穷人。又出钱又出力﹗世上最辛苦的,就是自找罪受的侠士。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是很羡慕那些为非作歹的黑道、魔教和邪派。 

  精明的师娘往往能看穿我的心意,此次也不例外,温柔慈祥的说道: 

  “钱再赚就有了!要是我们不行侠仗义,你这小鬼头也早就饿死在路边,还能长这么大吗?别年纪小小心肠这么狭窄,要像你师傅马苏般慷慨解囊。”至于那些被打伤的,如果是正派中人师娘总会先替他们包扎,再煮药给他们喝,之后才开天杀价索取昂贵的汤药费。如果是邪派中人,这种时候就是我们除魔卫道的时候了。他们邪派中人平时总是吃香喝辣,现在时易势逆,白道诛灭黑道可是天公地道的! 

  不过师娘为人泽心仁厚,把对手打败,用剑架在他们的颈项上的时候她总会好言相劝的说道:“我们正派中人,除魔卫道是为了保护弱者,不是为了喜好杀戮。要是你愿意自废墟武功后改过向善,捐出财产给世间贫苦大众来赎罪,我们也不是不可以饶你一命。”要是对方愿意用钱保命的话,师娘当然会从中抽取一些用来作为行侠仗义的经费了。这绝对不是抢,是自愿的募捐! 

  行走在江湖里,常常会经过过没有人迹的慌郊野外。这种情形之下,一定会非常巧合的,找到什么清澈的小河或水清见底的湖泊。可能中原土地上雨水充足吧!应该不会是在幕后操纵世人命运的大神,为了满足自己的偷窥欲望而巧合的设置。 

  我对马苏师傅没有什么记忆,他死得太早了。而从小我就习惯和师娘一起在小河或湖泊共浴。因为我年纪小,师娘一怕我会被蛇咬到,二怕我会被什么疯疯癫癫的路过武痴,说我骨格精奇天资绝佳,把我拐走硬要收我做徒弟。 

  在水乡泽国之间,一丝不挂浑身湿透滴着水珠的师娘,替我洗擦身体可是一项绝佳的享受!洗擦完后我们总会嬉水玩乐,互相泼耍一番。脸上带着甜笑,臀波乳浪让人醉倒的娘师是我的生命。 

  而我也是从师娘身上学懂男女之别的!对比起男性的平胸,师娘那对雪峰晃动起来可是会让人目不暇给,目光移不开那粉红色的蓓蕾,师娘真是上天的佳作。而女性下身也没有男人的小鸟,在那挂着晶莹水珠的黑森林中间,我总是会有机会若隐若现的窥见一个粉红色的桃园秘洞。 

  但是好景不常!自从我下面的小鸟开始长毛,师娘就说我已经是大人了。从此不再跟我一起共浴,以后我只能在一旁看守衣服。有时我在沐浴的时候找她,结果每次都会被师娘严厉训斥一番,说一堆男女之防,礼教之别的大道理。 

  现在我越来越羡慕那些武林幸运星!和邪派中的奸魔淫贼,他们永远都是那么自由自在,喜欢谁就找谁欢好就找谁。而我们这些可怜的正派,总是要等待父母决定的婚姻对象,没有父母就由师傅决定。这世间上总是充满着这些不公平之事! 

  有一次师娘跟我提起,要替我储钱为将来娶妻生子作准备。我就坦白的说明我喜欢她,想她做过的妻子。而且这样还连给媒婆的钱也省下来了!而且好像就有一个姓杨的淫徒,有过这种先例,他娶的还是女子的师傅呢﹗结果师娘粉脸通红,尴尬不已又震怒如狂!要我在地上跪好,足足对我训话了一日一夜,让我脚痹死了。事后还找来四书五经,要我背诵谨记。事后还让我痛苦得要死的,多番突击严格考核当中的内容。如有记错就罚﹗从此我只敢把喜欢师娘的事放在心里,不敢说出口。 

  直到那一天,师娘正在湖中沐浴,我被留下来看守衣服。正当家我闷得发慌的时候,突然传来师娘的尖叫! 

  这时候我已不顾得会不会被责罚,第一时间赶往拯救。 

  只见师娘赤身躺在湖边的岸上,亮丽的乌黑发丝披散于地上,布满水珠的酥胸一起一伏,羊脂白玉似的娇躯,双腿中门大开,中间趴着一个男人正在解开自己的裤头。 

  我认得这个男人!他是一叫龙门的淫贼组的成员,名叫发三儿。 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我激动得浑身血脉沸腾,不顾双方的功力之差拔剑向他冲过去! 

  发三儿站起身一脸不屑的应战并说道:“马家荣你别傻了!我们的武功差了十倍,这里是恶魔岛,是一个正不能胜邪的地方,我在这里预言,你必败无疑。只能浑身是伤躺在一旁看着我强奸你心爱的师娘!哈哈哈哈哈。”发三儿之前应该已经秘密跟踪了我们几天,所以才知道我的名字。我不管这里是不是恶魔岛,不顾生死的跟他大战了三百个回合!靠着奇招百出,把性命置之度外的拚命相搏,加上一些偶然的幸运,我终于击败了一代淫魔发三儿。

  也许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