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武侠虚幻 »  留宿同事家

留宿同事家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5:22:10

今年的工厂晚宴,我顺路载了同事小王一道去。晚宴上,小王由于被升值而开心得喝醉了。我由于要开车,只喝了少许。

回程送他回家,把他扛上一楼的两房小公寓,他竟然还会掏钥匙开门。开门的吵杂声把他太太给吵醒了。我把小王放上床去,自己也开始有点醉了(应该是空腹喝酒的后遗症吧),索性倒在床上休息去。

他太太则忙着帮他梳洗及换掉那充满酒味的衣物。这时我才留意到,原来嫂子穿着件象牙白的丝质睡裙,裙长刚好遮着那小而翘的臀部。美好的身段展露无疑。

当嫂子替小王换衣时,裙尾因为换衣的动作而一点一点的往上移,那雪白的臀部也一点一点的露出来了。不得了,只见两团雪白的臀肉间,夹着一片鲜红色的蕾丝布料,原来嫂子正穿着件性感的丁字裤啊。

正当看得入神时,嫂子却忽然转过身来,变成面对着我了。我忙把眼闭起装睡起来。嫂子却以她那双娇柔的手,替我抹脸及解开我的上衣钮。

我眯眼偷看,由于角度关系,嫂子的领口竟对正我,让我看进了领口内的景色。不看还好,看了简直爽死了。只见两团粉嫩的双乳,搭上一双粉红的乳昏,及两颗可爱的粉红豆,就在不到六公分的眼前,看得我小弟差点逼暴裤挡,夺门而出。

接着她又向小王忙了一轮,让我再次欣赏了她那圆滑挺翘的臀部。这次距离更近了些,在那片鲜红色的蕾丝布料下,,让我亦稀注意到那光滑无毛的阴部。

噢… 原来嫂子还有退毛的习惯,看那晶莹的细毛孔,想必是上美容院,热蜡退毛的杰作。

当嫂子忙完后,过来推推我,我当然是装醉睡着了。嫂子见叫不醒我,只管让我去睡,自己到客厅去收拾。

由于是两房小公寓,客房被当成储藏室,主人房门对正客厅,让我可以趁机偷瞄嫂子。她在客厅蹲上蹲下的收拾,裙尾也忽上忽下的摆动着,若隐若现的丁字裤正面,丝质睡裙下两点凸出的倩影,看得我血液沸腾,偷偷在”安慰”我的小弟。

看嫂子香汗淋漓的进房拿毛巾抹汗,湿透的睡裙紧贴嫂子的身体,那阿哪多姿,浮凸玲珑的完美身段展露无遗。接着,差点让我看得眼大。嫂子过来推推我,看我是否睡着后,就索性把睡裙给脱了,继续抹她身上的汗水。

天啊!嫂子虽然只有五尺来高,胸部顶多也是个B罩杯,但那挺翘的臀部,纤细的腰围,扁平的小腹,白里透红的晶莹肤色,粉红色的小乳昏及乳尖,真是完美的配搭。想不到小王那么有福气,娶了个美俏妻。

跟着,嫂子穿了件淡黄色的睡裙(长度也是刚好盖过臀部)到厨房倒了杯水,在客厅吞了两颗药丸后,就倒在我与小王之间睡了。

如此美人就睡在身边,再加上刚才的视觉诱惑,醉意与睡意全没了。碍于朋友妻不可欺,与及理智的左右,静静的斜眼看看嫂子。

由于刚才流汗未完,汗水渐渐的又湿透丝质睡裙,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部紧贴在睡裙,圆滑的胸脯又再次浮现在眼前。

经过漫长的五分钟,嫂子开始打鼾,理智早就消无踪了。我大着胆子,假意反身,把右臂搭在嫂子的小腹上。见嫂子没反应,又假意以掌心搂着嫂子的蛮腰。只见嫂子的打鼾声更响,就索性放胆去抚摸嫂子的腰枝。

从腰枝摸到小腹,在肚脐附近转圈圈,惹得嫂子小腹微微弓起,深怕惊醒嫂子,忙把手往下移到耻骨下方,在丁字裤边缘游动,发现原来嫂子有个两公分长的盲肠手术疤。心疼的在疤痕边抚摸起来,令嫂子再次的弓起小腹。

见嫂子没有惊醒的异状,把掌心继续游到大腿,慢慢的,轻轻的抚摸起来。从富满弹性的大腿外则抹到柔软的大腿内则,再慢慢的往上移,在三角形的雷丝丁字裤上继续抚摸。

接着继续往上抚摸,再次回到那平淡的小腹。但这次是直接抹到那几乎吹弹而破的细嫩肌肤。轻轻的抚摸腰枝及小腹,再次使嫂子小腹微微弓起及发出轻微的呻吟。由于心虚,连忙停止所有动作,静观嫂子的动静。嫂子翻身背对着我,继续打鼾。我轻轻的把裙角往上移,露出整个臀部,边欣赏边抚摸边挤捏那滑嫩的臀部。

色心慢慢的侵略我,也就大胆的,轻轻的把那象征性的丁字裤慢慢的退下。两旁的细带子还蛮轻易的就退到臀底。偏偏两股间的蕾丝却被夹得紧紧的。一番努力,以为可以解下,哪知又卡在小穴处。轻轻的在两团穴肉柔柔的按摩,用两指把左右两团粉嫩的穴肉叉开,再慢慢的把夹着的蕾丝拉出,只见一条粘稠物攀伏在蕾丝与小穴之间。看来嫂子定在梦里享受着我的挑逗。丁字裤退下后,就剩下暴露在我面前湿润的小穴。

美穴由于嫂子则躺,难于爱抚,只好弯曲嫂子的双腿,好把美穴给呈现出来。如此湿润的美穴,让我终于都把持不住了,退下西裤及内裤,小弟早就差点”脑”冲血了,小心的把小弟送进湿润的美穴中,让嫂子自然的倒抽一口气,再慢慢的,轻轻的呻吟起来。

开始还怕惊醒嫂子两口子,但性欲却以排山倒海似的淹盖了理性,越抽越快,嫂子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呻吟也越来越频密,终于嫂子被我小弟带得”高高”的,小穴因高潮的抽缩,把小弟锁得紧紧的。持续性的抽送,也让嫂子小穴的抽缩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才平伏下来。

那晚也不知怎搞的,就是射不出来。见嫂子平伏下来,舍不得的把小弟抽出,边让嫂子平躺,边把睡裙翻到脖子,露出那双美丽的双乳。胸部因为高潮而泛起一片红朝,乳尖也因为高潮的过去而泄了。

嫂子高潮后睡得更熟。放胆的舔吸着右乳,抚摸着左乳。乳房经汗水的湿润,滑溜溜的,比起略粗的小腹,嫂子应该有为胸部抹护肤液的习惯。

舔吸着的右乳及抚摸着的左乳尖也慢慢的勃起,乳昏也慢慢的起了些皱纹。接着,嫂子的呼吸也慢慢的急促起来,呻吟也跟着来酬热闹。

理性又回来了。知道自己欺负了人家的嫂子,心里还是会不安。惟有把嫂子睡裙翻下,再试着把那性感的丁字裤给穿回去,但就是穿不回。算了,起身穿好裤,把嫂子的丁字裤塞进裤袋带回家吧。

悄悄的到客厅沙发坐下,发现原来嫂子不舒服,吞了伤风及退烧药,难怪睡得那么沉。看着房内刚被我”欺负”的嫂子,回味着刚才美妙的春肖,竟然就睡着了。

当被惊醒时,已睡了一小时,是被嫂子叫醒的。她端了杯茶给我提神,又拿了个小茶桌在我面前放下,睡衣底下的双峰,隐越的从领口露出。接着就隔着小茶桌在我对面蹲下找着杯垫,两腿间隐越可见的性感三角区,竟然看到一片黑影。怪了,刚才明明是剃的光滑的三角区,怎么突然间长出毛发了?看清楚些,原来嫂子已穿回内裤。看得我小弟又淳淳欲动。

跟着嫂子就在我身边坐下,谈着晚宴的事情。谈话间,我心惊胆跳,反而是嫂子没半点不自在的感觉,像没事发生过一样。胆子又生毛了,试探性的把手背贴向嫂子的大腿,她却很敏感的闪开。谈话间又故意大动作的把手忖靠向她胸部,她也巧妙的被她闪开了。把话题转到她身上,假意问候她病情,把手背贴向她脖子探热,又被她婉转的闪闭了。

见没机可趁,上厕所去。看来嫂子真的以为刚才作了个春梦。有可能吗?我不懂。

上完厕所,就告辞了。嫂子还担心的要我留宿一夜,我怕再次欺负她,只好婉拒了。嫂子弯腰替我拿鞋,再次露出那美丽滑嫩的臀部,算是次行的见面礼吧。

  也许你喜欢